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权臣_ 第三六三章 捕了半网鱼-

时间:2021-04-28 18:4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沙漠小说权臣 第三六三章 捕了半网鱼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御林军不容分说,便要数名身材魁梧的御林军上前去,站在了贺知县的身后。

    贺知县惊慌失措,忙看向贺学之,贺学之阴沉着脸,沉声问道:“苏大人,我非官身,本来是管不了官家事。但是贺知县是我贺氏族人,如今我贺族数位长老皆在这里,我倒想问问,你凭什么抓捕贺知县?圣上那可是明明白白下了旨意,你即使有证据,但是未经监察使凌大人确认拍板,那边不能轻易动弹宜春的任何一个官员。你……难道想抗旨吗?”

    苏克雍咳嗽一声,一挥手,身后立刻出来一名吏部官员,手中提着包裹,放在地上,迅速解开,里面竟是有着不少账本。

    官员取出一份,打开来,里面竟然还夹着一份供词,这名官员拿着账本和供词,沉声道:“这本账上,记载着贺知县贪赃枉法的证据,至于这份供词,则是由洪悟修和田布仁一起画押作证的,里面陈述了贺知县借着米市,大发国难财,盘剥商户,收取大批贿赂,因私废公,目无法纪等等罪证。上面记载的罪证,都是有处可查,许多的赃物,如今都未处理掉!”说完,走到凌垒面前,恭敬将账本和供词奉了上去。

    吏部的官员这一阵子,就忙活着查账和搜找各种证据这一件事儿,一开始并无多大的收获,但是如今有韩漠和御林军帮衬,更是挖出大鸿米店这个大大的把柄,那自然是效率大大提高,即使现在一时半会找不到高层官员的充分罪证,但是像贺知县这样一类的普通官员罪证,那还是掌握的极为充分。

    若是在燕京,又或者是另一种环境,吏部的官员们今日未必会迅速动手,很有可能欲擒故纵,不动手抓人,只向贺知县这一类官员施加压力,从而让这类官员紧张起来,然后再从他们的身上安安找到一些涉及高层官员的罪证。

    不过如今夕春形势严峻,夕春官员与吏部官员势如水火,而韩漠掌管的御林军方面,也开始与贺家渡过了蜜月期的假象,进入了针锋相对的僵持阶段,这个时候,自然不能再来暗中观察,只能迅速行动,先将掌握充分罪证的一干官员拿下,然后再从这些官员的口中,无论用硬用软,进行公开化的查询高层官员罪证。

    凌垒接过账本和供词,这账本他是看不懂的,但是证词却是能够看得明白。

    “凌大人,供词不足为信。”司徒静在旁终于道:“洪悟修和田布仁被他们带回营里,谁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法子?说不定是屈打成招也未可知。”

    司徒静心中其实有些慌,只要抓了贺知县,接下来顺藤摸瓜往上查,搞不好就要查到自己的身上来。他深知其中关窍,一旦自己真的被吏部的人拿住,以贺学之的性情,绝对会做出弃车保帅的事情,而且这么多年来,虽然在贺学之的指示下,做了许多卑鄙的事情,但是自己却一直没有掌握着贺学之的证据,虽然很多人都知道自己与贺学之是一丘之貉,但是真要到了生死时刻,自己却委实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所犯下的罪行,是由贺学之指使。

    司徒静早就意识到这样的问题,但是在宜春的地盘上,他却无能为力,只能成为贺家利用的工具而已。

    韩漠淡淡笑道:“屈打成招?呵呵,若是只有人证,没有物证,到可以说是屈打成招。但是如今人证物证齐全,哪里来的屈打成招?我看这县衙里审案子,很多犯人都是一顿板子过后,便画押认罪,那司徒大人的意思,是不是说,这些被打过板子犯人的供词,都是屈打成招,都是算不得数的?嘿嘿,若是如此,我看这大牢里面,就没有真正的罪犯,都该放出来了。”竟是看向贺学之,笑呵呵地道:“世伯,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贺学之冷冷一笑,道:“这是你们官家的事,我白衣之身,不便插手。凌大人,韩将军,我身体颇有不适,无力支撑下去,你们该怎么处置,那就有着你们来,恕我不能奉陪了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明白,苏克雍今日既然带着大批人手前来,那无论是在证据还是在兵力方面,都是做好了充分准备,自己被打个措手不及,就算留下来,一时半会儿也不会有什么好的应对方法,而且说不定还会另生其他事端,只能尽早离开,回头好好计划,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而且他虽然权势极重,但是却没有官身,留在这里,一旦太过参与,反而给对方以话柄,自讨欺辱。

    所以一切的事情,只能慢慢来!

    这里毕竟是贺家的属地,就算吏部官员有着充分的证据,但是没有天时没有地利,总能想出法子应对这帮官员。

    他也不多说,向着几人拱拱手,抬步便往衙门外走去,头也不回,片刻间就没了踪迹。

    贺知县和不少官员都还指望着贺学之留在这里镇场子,却料不到贺学之说走就走,众宜春官员一时间没了主心骨,心神大乱。

    贺族的长老见贺学之离开,也不多说,一一辞别。

    连贺学之都不能当堂插手的事情,这一群贺族长老自然更不敢掺和进来。

    他们自然之道,贺学之立场,绝不是认输,而是要静下心,重新思量对策,如今也是贺族安危很是关键的时刻,贺学之绝不可能就此不管。

    凌垒见贺学之都走了,再不犹豫,道:“不错,这人证物证齐全,苏侍郎,该怎么办,就以你的意思办吧!”

    苏克雍立刻道:“我们手头,共有九名官员的充足罪证,若是凌大人确认这九人的罪证没有问题,那本官便将这九人暂时拘押下狱!”

    “好好!”凌垒忙道:“一切依照苏侍郎的意思办!”

    苏克雍当即毫不含糊,大堂上拿下了包括贺知县在内的四名官员,另外五名官员,则是派出御林军,迅速拿到县衙门来。

    “本官准备将这些人暂且拘押在县衙大牢内,细细审问!”苏克雍望着司徒静,淡淡道:“却不知司徒大人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司徒静此时内心除了愤怒,更多的是惶恐,贺学之撇下一切离开,有些出乎他的意料,更让他的底气大大减弱。

    他虽然也明白,贺学之离去,不过是要从长计议,但是没有那个老家伙在身边,他就感觉自己的盛气完全消失。

    原来自己终究只是贺学之的一条狗,主子走了,没了靠山,就凶猛不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苏克雍手握人证物证,而且又有御林军的韩漠和监察室凌垒支持,凭借自己现在的能力,完全无法应对。

    “苏大人想怎么做就怎么做,你们是吏部官员,找到证据,就做你们该做的。”司徒静尽量让自己镇定下来:“本官若是插手,反倒有包庇维护的嫌疑了。”

    他心中却是将洪悟修从头到脚骂了个遍,那是深恨洪悟修竟然惧怕吏部官员,这么轻易便做了人证,只觉得商人实在是不可信任。

    他更是打定主意,今夜回去,定要将洪悟修的女儿,自己的那个小妾好好教训一番,以发泄心头的怒火。

    在县衙外面的围观者,虽然已被御林军拦退到更远的地方,但是他们却也是远远瞧见,大堂之内是风云突变,御林军突然过来,竟然是抓捕贺知县这一干贪官污吏,不少人都显出兴奋之色,心中暗暗叫好。

    贺知县在夕春县,那就是一个最大的昏官,身为一县之首,正事没做几桩,欺压百姓,大肆敛财,横行霸道,欺男霸女的事儿倒是干了不少,名声是臭到极点,今日被抓,对于大部分百姓来说,那是大快人心的事儿。

    韩漠走出县衙时,吏部官员已经将九名夕春涉案官员关进大狱,其中有三名是清吏司的官员,虽然罪名只是收取贿赂,以权谋私等罪名,但是吏部官员接下来,自然是要从他们身上查出官仓储粮的事儿,这也是韩漠与苏克雍商议过,让苏克雍全力彻查的案子。

    这一干涉案官员,都是拘押进县衙大牢里面,而以苏克雍为首的吏部官员,则是进驻县衙内,韩漠调拨给吏部官员办案的一百名御林军,由一名校尉统领,也驻扎在县衙内。

    这一干御林军,除了保护吏部官员的人身安全,另一职责,自然是看守这些夕春涉案官员。

    本来依照苏克雍的意思,大牢内的涉案官员,只由御林军来看守,但是韩漠则是悄声对他说:“只由御林军守护,万一里面的人突然死去,那么某些别有居心的人,肯定会以囚犯的死对你甚至是对我发起反击,所以我们不能让他们猝死,更不能只由御林军看守。县衙有的是衙差,让他们一起负责看守,但是却不能让他们接近牢房,更不能让衙差们接触犯人,只是做个表面上的共同守卫而已,如此一来,到时候发生意外,也就不全是御林军的责任了。”

    苏克雍深以为然,对韩漠这个年轻人,更是发自心底的钦佩,不过却也暗暗担心,韩家一个小辈就如此厉害,那么日后韩家,会不会对苏家造成巨大的威胁呢?

    不过那是后事,当务之急,则是要与韩漠联手,全力对付贺家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韩漠到得官仓营帐时,肖木立时领着胡钱氏母子来营中参见,胡钱氏欲要跪下,早被韩漠上前拦住,微笑道:“胡大嫂,这一次,韩漠是要多谢你的。”

    胡钱氏素面朝天,没有那种艳俗的脂粉气,却有着一种别样的清淡俏美,少*妇的身形亦是丰腴有致,虽然如今沦为灾民,但大灾之前,那也是商家媳妇,家庭条件不差,所以保养的甚好,细皮嫩肉,白皙的很,而且没有普通民妇那帮的粗俗,带有几分内敛的清雅之气。

    比之少女时代,已生下孩子的胡钱氏,满是少*妇的风韵,虽不是国色天香,却也是鲜花一朵。

    听韩漠这样说,胡钱氏显得有些惶恐,盈盈一礼,道:“韩将军,我们母子的性命,是你救下来的,如果不是你,那一日只怕……!”她神色有些凄苦,并没有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“一切都过去了。”胡钱氏是二十岁左右的美貌少*妇,比起韩漠还要大些,但是韩漠却显得很是老成,温言道:“胡大嫂深明大义,面对那帮家伙,敢于正义直言,这是连许多男人都比不了的,是巾帼英雄!”

    胡钱氏被韩漠这样一夸,俏脸儿有些泛红,羞涩道:“民妇……民妇只是尽良心说话,他们想借我害韩将军,可是……可是韩将军救过我们母子,我若是昧着良心坑害韩将军,由于禽兽何异?”

    韩漠叹道:“胡大嫂,道理虽然简单,但是真要这样做的,却并没有几个人。对了,胡大嫂,你莫叫我将军了,唤我一声韩兄弟就好!”

    “民妇不敢!”胡钱氏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韩漠指着旁边准备好的椅子道:“胡大嫂,你请坐,我有事要与你商量!”

    胡钱氏忙摇头道:“韩将军有吩咐,民妇站着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坐下吧!”韩漠叹了口气,道:“你不坐下,我就不好说事情了!”

    胡钱氏不好再拒绝,抱着孩子,丰满圆润的屁股只是坐了椅子的一点边沿,心中却是不知道这位年轻的将军,找自己前来是有何事要商量。

    []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