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天才纨绔_ 第192章 余西桥的不安-

时间:2021-04-28 18:5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陌上猪猪小说天才纨绔 第192章 余西桥的不安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



    



    房间内,这人通过监控的画面,看着出现在画面之中的江枫,表情极为狠厉,呼吸变得粗重了几分不说,甚至连眼睛都微微泛着赤红的色泽,那是盛怒到了极致的表现。



    “江枫怎么会来这里?”这人极为不悦的低喝道。



    岑琴就站在一旁,听得余西桥的质问,知道他的疑心病又发作了,心中悄然一颤,说道:“你别问我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

    “上次江枫出现在你那里的时候,我问你他为什么会出现,你告诉我你不知道,如今我再问你一遍,你依旧是不知道,那你告诉我,你到底知道些什么?”余西桥的手如电闪一般伸出,死死扣住岑琴的脖子,抓着岑琴从地上提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对江枫,余西桥是从来没有任何好感的,这种印象,与他和秦君临之间的关系无关,而是一种打从心底冒出来的直觉。

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余西桥总感觉江枫对自己敌意颇深,那样的敌意,也与秦君临无关,而是针对他来的。



    再者,大山在江枫手上受了严重的伤害,很有可能,后半辈子都会变成一个废人,这更是加深了余西桥对江枫的恶感。



    是以,自从在花田会所和江枫见过一次之后,而后包括在这一次在内的,两次在不同的场合,莫名其妙的都见到江枫,都是隐隐让余西桥有些不安。



    尽管他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不安,但无论如何,江枫都是被他列为不受待见的以及危险的人物之一,毕竟,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,巧遇一次,可以称之为巧合,巧遇两次,而且两次都是在极为关键的场合,余西桥可不会愚蠢到认为是自己和江枫有缘分。不然如果他就这么点智商的话,怎么都不可能坐到如今的这个位置上的。



    “我是真的什么不知道,余西桥,你不要杀我,求求你不要杀我。”整个人被离地提起,岑琴本能的以为余西桥要掐断自己的脖子,吓的惊恐的大叫道。



    “不杀你?”余西桥冷笑,“岑琴,老实说,我一早就怀疑你这个人很有问题了,你告诉我,是不是你被江枫收买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不,不是这样子的。”岑琴手脚乱舞,着急的磕磕巴巴解释道:“余西桥,你不要冲动,且听我说,若是我被江枫收买了的话,又如何还会替你们从银行卷走二十亿的账款,你是个聪明人,应该很明白,如果这二十亿的资金流向出了问题的话,就算是你不杀我,我也注定活不了了,我又如何会出卖你,难道我是活的不耐烦了吗?”



    余西桥微微一怔,意识到岑琴并没有说谎话,因为那二十亿,在他的催促下,从一个星期的时间缩减到了三天,今天下午就已经转过去了。



    银行上边的数字,是骗不了人的,而假如岑琴要拿这一点来骗人的话,那么要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,不说岑琴根本偿还不起这笔钱,就算她是真的在为江枫办事,江家要想补上这个漏洞的话,都要费一些周折才行。



    而且那是二十亿,不是两亿,更不是两千万,没有人和会钱开玩笑,也很少有人开得起这么大的一个玩笑。



    余西桥马上明白是自己误会了岑琴,但他并没有就此放手,说道:“岑琴,我希望你老实一点,最好是不要骗我,一旦被我发现了什么,我将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你的,这次看在你还有点利用价值的份上,我暂且放你一马,你好自为之。”



    说着话,余西桥手掌一松,将岑琴放了下来。



    呼吸着清新空气,还能自由呼吸,还活着,这让岑琴心中稍安,却也丝毫都不敢放松,低喘着说道:“余西桥,不用你来告诫我,我也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,倒是你,因为江枫的缘故,变得如此冲动,就不怕辜负了组织的厚望吗?”



    余西桥脸色一变,低吼道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

    “没什么意思。”岑琴还没傻到要去激怒余西桥,毕竟余西桥如果要杀她的话,伸伸手她就死了。



    所谓的利用价值,也不过是相对的,她有利用价值,别人何尝没有呢?她不可能凭借这一点作为和余西桥对抗的依仗。



    “最好是没什么意思。”余西桥冷哼一声。



    而后就是长达一分钟的静默,余西桥和岑琴透过监控画面,看着江枫和花姐两个人,余西桥一根手指指着画面上的花姐,问道:“这个女人有没有问题?”



    岑琴摇了摇头,说道:“应该是没有问题的,她做的是正当生意。”



    “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,能够在燕京混的风生水起,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,天真的认为她是做正当生意的?”余西桥不屑一顾的说道。



    岑琴下意识的听成是余西桥在借花姐讽刺自己,虽说她的容颜不及花姐千分之一,但终究也是女人,也是在燕京混的风生水起。



    想要发作,想了想还是忍了下来,颇有些情绪的说道:“如今江枫出现,表明情况出现了变故,我们一会是否还要参加拍卖会。”



    “当然要参加,不然你以为我这次来燕京,是来游山玩水的吗?”余西桥想也不想就道,话语一顿,接着说道:“而且,可别忘记了,这鼎天俱乐部,可是唐家唐逸天的产业,江枫刚才得罪了唐皓天,我就不信唐逸天会一点反应都没有。”



    岑琴皱了皱眉,说道:“江枫连秦君临都不怕,他会怕唐逸天,你会不会太看得起唐逸天了?”



    “情况不一样,在花田会所,江枫是主秦君临是客,在这里,唐逸天是主江枫是客,江枫或许不怕得罪唐逸天,但我就不相信,他敢得罪今晚的所有客人,除非他是真的一点脑子都没有。”余西桥笃定的说道。



    江枫会没脑子吗?



    这点根本就不用想的,如果江枫真的没脑子的话,江枫是绝对活不到现在的,是以,尽管在很多事情上面,江枫并没有表现出太过高超的情商和智商,但余西桥也绝对不会低估了江枫。



    因为一旦低估江枫,下一个要死的,说不定就是他了,小心驶得万年船,这一点,是怎么都不会出错的。



    岑琴觉得余西桥说的很有道理,但又是觉得余西桥的话有点不妥,至于哪里不妥,她说不上来,加之余西桥刚才的所作所为,让她颜面大损,就是没再说话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就在余西桥发火之前,在鼎天俱乐部三楼的一个包厢内,唐皓天亦是在满腔怒火的朝着一个年轻男人倾诉自己的不平遭遇。



    那年轻男人正是唐逸天,唐逸天和唐皓天长相之间有几分相似,都是一样的国字脸,浓眉大眼,不是那种第一眼帅哥,但多看几眼之后,却是有着一种独特的味道。



    不过不同于唐皓天眉眼轻浮,唐逸天的这张脸,几乎可以说一脸正气来形容,五官眉眼,都是恰到好处,极为容易博得人的好感。



    当然,以唐逸天的身份,他是不需要去博得别人的好感就是了。



    听着唐皓天口沫横飞的说着刚才和江枫之间发生的冲突,唐逸天的表情一直很平和,仿佛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,听完之后,唐逸天视线一转,落在了喜儿的身上,轻声问道:“是这么回事吗?”



    喜儿忙不迭的点头,都不敢说话。



    然后唐逸天又是转而朝站在身旁的一个中年男人问道:“祥叔,那一男一女的身份都查清楚了没有?”



    祥叔点点头,低头在唐逸天耳边小声的说了两个名字,听到花姐的名字的时候,唐逸天还只是稍稍有点惊讶,惊讶的同时,脸上还多了一抹浅浅的笑意,而在听到江枫这两个字的时候,唐逸天的脸色,骤然就是一变。



    脸上的浅笑瞬间敛去不说,平和的表情中,甚至多了几分震撼的不安之感,失声问道:“祥叔,确定没有弄错。”



    祥叔再度点头,唐逸天就是一叹,说道:“看来今晚鼎天俱乐部,一定会很热闹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什么会很热闹,哥,我刚才的话你都听进去了没有,你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。”唐皓天并没有注意到唐逸天脸色的变化,而是见在自己说完之后,唐逸天都没什么反应,急不可耐的提醒道。



    “做主,你让我怎么为你做主?”唐逸天眯着眼睛问道。



    “当然是他们怎么对我的,我们就怎么还回去,不,至少是要加倍还回去,看谁以后还敢小看我唐家。”唐皓天攥着拳头说道。



    “哦,是吗?那你告诉我,他们刚才怎么对你了?”唐逸天的眼睛眯的更紧了点,再度问道。



    唐皓天奇怪的问道:“我刚才不是说过了吗?难道你没听明白,好吧,我再说一次好了,你看看我的脸,现在还肿着呢,就是因为被那个王八蛋抽了一个耳光的缘故。”

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脆响传出,唐皓天话音刚落,唐逸天的一记耳光,就是重重的抽在了他的脸上,沉声问道:“告诉我,他是这样抽你耳光的吗?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