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菩提雪_ 第139章 忆旧年-

时间:2021-05-01 13:4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蓝家三少小说菩提雪 第139章 忆旧年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东璐国夏国公府,有女双姝,一母同胞,生得如花似玉,且皆是武艺高强。

    幼女夏千羽于叛逆之中护佑帝王有功,特赏将军位。

    人称夏将军!

    人人皆知这夏千羽忠君爱国,甚至于倾慕帝王,而帝王也与夏千羽走得很近。世人皆觉得此乃天赐姻缘,理当有所成。

    夏千羽刚刚下马,便得了帝王令,说是西北戎人部落发生了动乱,有人揭竿而起与朝廷作对。

    匆匆进宫,尚来不及褪却战袍,夏千羽伏跪在地,“微臣叩请圣安,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。”

    皇帝霍伯息伸手搀起了夏千羽,“小羽,你先起来,朕有话与你说。”

    夏千羽微微一怔,还真当没听过皇帝如此凝重的口吻,“皇上这是怎么了?可是发生了什么大事?戎人造反一事,微臣业已知情,是以请皇上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朕知道小羽忠君爱国,也知道小羽定然能为朕出征平叛。”霍伯息轻叹一声,“只不过如今这事却没有你想的这样简单,此事攸关朝廷安稳,事关朝中大臣,决不可轻易处置。”

    这话另有深意,饶是夏千羽身为武将却也能听出端倪。

    “皇上的意思是,朝中有人跟戎人勾结?”夏千羽深吸一口气,当即俯首行礼,“请皇上放心,夏家无论如何都会忠于皇上,绝不敢有二心。”

    “朕不是怀疑夏家。”霍伯息眯了眯眼眸,“朕是怀疑二弟。”

    “宗亲王?”夏千羽着实是没想到,霍伯息怀疑的竟然是他自己的亲弟弟。

    说来也是缘分。这夏家有一对双生花,帝王家也有一对孪生兄弟,便是当今圣上与二皇子霍廷业。昔年先帝在世之时,颇爱二皇子霍廷业,一度想废太子另立储君。

    是诸臣上奏,说是没有废长立幼之礼,这才打消了先帝的念头。

    后先帝驾崩,只有大皇子霍伯息在场,具体事宜如何,也只有霍伯息自己心里清楚。

    外头一直传言,当今圣上的皇位来得名不正言不顺,先帝遗诏是留给二皇子霍廷业的。

    夏千羽心里也清楚。皇帝生性多疑,是以在登基之后,逐渐的铲除霍家的所有皇室血脉。要么远调分封,要么冠以莫须有的罪名被斩杀。

    霍家的皇嗣,除却宗亲王霍廷业,京中已没有其他王爷。

    霍廷业是皇帝的亲兄弟,若是皇帝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放过,难免会有暴虐之嫌。皇帝还是得维系好自己的英明才算好皇帝,是以不到最后那一步,皇帝也不会杀死自己的亲兄弟。

    然而现在的事实是,霍伯息羽翼渐丰,对于霍廷业的忌惮更是与日俱增。

    许是早就料到了这一日,所以先帝在驾崩之前,将兵符交到了霍廷业的手里,着霍廷业统帅三军。

    兵符在手,便如同给了霍廷业一个护身符,同时也算是催命符。没有哪个皇帝愿意大权旁落,皇权受到威胁,所以在霍伯息逐渐笼络了人心之后,就该对霍廷业下手了。

    从皇宫里出来,夏千羽的面色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宫门口等着夏千月,瞧着面色凝重的夏千羽,当即上前问道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。”夏千羽敛了神。“戎人叛逆,皇上甚是忧心忡忡,是以需要我帮着皇上平叛。”

    “戎人骁勇善战,皇上让你去?可你的骑兵尚未练好,如何能出战?”夏千月不解,“小羽,你当明白戎人的骑兵可是一等一的好,贸贸然出战绝无胜算。”

    “骑兵?”夏千羽摇头,“咱们东璐国也不是没有精良的骑兵,只是不在咱们手中罢了!”转而又道,“你怎么等在此处?”

    “白姬娘娘召见。”夏千月笑了笑,“那我便进去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各自颔首,当即分手而去。

    不过夏千羽并不急着回家,也不去军营,而是先去了一趟宗亲王府。

    霍廷业正蒙着双眼练射箭,听得底下人来报,当即面上大喜,“夏将军来了?”

    扯了脸上的遮眼布,霍廷业长腿一迈就朝着花园去了。

    花园里风景秀丽,那一袭戎装的女子英姿飒爽。负手而立,瞧着满园子的花红柳绿,不觉眉目微扬,好一派气定神闲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夏将军?”霍廷业缓步靠近她,“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听说前两日你去了一趟边关,回来也不说一声,我好去城门口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又不是不认路,就不劳王爷费心了。”夏千羽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他早就习惯了她这一副冷冰冰的样子,伸手便去拽了她的手往亭子里去。

    可夏千羽岂是好惹的,一朝反推便拉开了二人的距离。说时迟那时快,霍廷业旋身直逼,似定要将她拽在手里,奈何她武艺高强,根本不受他控制。

    是故要按住她,所需费时。

    但夏千羽是有要事而来,暂时不想跟他无至今的玩下去,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最后,霍廷业还是拽住了她的手,死活要将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。夏千羽忍了一口气,将就着坐在他身边。

    见状,霍廷业又往她身边挪了挪。

    夏千羽深吸一口气,好歹出身行伍,早就该不计较男女授受不亲之事。

    继续忍!

    可这人总要得寸进尺,惯来如此无赖不羁。从小到大,从他第一次见到她,便如同猫儿见了老鼠一般,死活追着不肯撒手。然则缘分这东西便是这样的奇怪,握在手里的你不要,远在天边的又心存希冀,不管怎样都想拿在手里不放。

    明明都是一模一样的容脸,可怎么都瞧不对眼。

    爱你的你不爱,不爱你的怎么努力都不会成功。

    就好像眼前的霍廷业,不管怎么做,他心爱的夏将军都板着脸不会笑。他觉得很有挫败感,为何对着皇帝,她便能尽展笑颜,对着他就笑意全无呢?

    瞧着她这副模样,他是真的想用尽办法逗她笑。

    “王爷闹够了吗?”夏千羽问。

    他凝眉看着她,看得格外仔细,“看得出来你心情不太好,是不是有什么事惹你烦心?只要你说出来。我都帮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夏千羽张了张嘴,她也知道,只要自己开口,霍廷业一定会答应下来。然则他越是这样,她越说不出口定定的望着他,她终是无奈的轻叹了一声,“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语罢,她几欲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他眼疾手快,一把将她拽向自己。

    夏千羽没有防备,顷刻间扑在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一个漂亮的反旋,他直接将她摁在了桌案上,快速摄住她的唇。

    那一刻。她看到他在自己视线里,逐渐放大的容脸。

    这大概是她人生里第一次被男人拥吻,诧异之余,面颊滚烫至极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夏千羽一脚踹去,却被霍廷业快速握住了脚踝。

    她很生气,他自然得放开,不能把她逼急了,免得到时候她再也不见他,那他如何是好?

    获得了自由,夏千羽冷然望着霍廷业,“王爷!”

    霍廷业抿唇。唇瓣上滋味犹存,“甚好!”

    “告辞!”夏千羽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“夏将军不是有事找本王吗?”霍廷业尝到了滋味,这才安分守己的坐下。

    夏千羽冷眼看他,这不要脸的东西。

    然则她的确是有事而来,所以……没办成事怎么能走,只得留下来,“那下官有话直说。”

    她打了官腔,他觉得无趣,只得无奈的盯着她。

    夏千羽道,“敢问王爷,能否调拨骑兵与下官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攻打戎人?”他意味深长的望着她。

    夏千羽不言语,这不是明知故问的事吗?

    “若是本王不允呢?”他蹙眉看她。

    “若是王爷不允。下官硬着头皮也得上。”夏千羽行了礼,“下官告辞!”

    “夏将军。”霍廷业道,“你真的要去攻打戎人?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明摆着的吗?”夏千羽冷了音色,“下官要为皇上尽忠,自然得为皇上分忧,岂能置天下于不顾?王爷不肯借兵,那下官只好自己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明知道,本王不会放任你一人。”霍廷业揉着眉心,“戎人骁勇善战,你若无精锐骑兵,压根不是他们的对手。”

    夏千羽蹙眉看他,“王爷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兵不借。但是人可借。”霍廷业双手叉腰,含笑望着她,“爷跟你走。”

    她翻个白眼,“王爷大驾,下官用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外人若是问起,自然得说是本王厚颜无耻,死皮赖脸的跟着夏将军,将军不必介怀。”他捋了捋衣袖,“横竖本王是跟定夏将军了,还望夏将军不要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夏千羽抬步往外走。

    霍廷业不依不饶,“虽说不必相送,可好歹咱们也是有过肌肤之亲的。岂有收了嘴就不认人的道理?来来来,本王亲自送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非要让大家都这样难堪吗?”夏千羽有些心慌,这要是拉拉扯扯的,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,皇帝定然会以为夏家与宗亲王府勾结,到时候怕是要惹出祸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难堪?”霍廷业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,“男未婚女未嫁的,即便是本王今日向你夏家求亲,又有什么打紧的?再不行,就只好请一道圣旨了。”

    夏千羽骇然,“你敢!”

    霍廷业有些委屈的看着她,“夏将军不必觉得委屈了本王。你夏家就你跟夏千月两个女儿,爷总不能让夏国公临了孤单寂寞的。所以,只要夏将军肯点头,本王愿意下嫁。”

    “越说越离谱。”夏千羽头也不回,翻身上马。

    霍廷业站在马下,仰头望着她,“夏将军可要好好考虑,错过这个村,爷还在这个村等你。还望夏将军,记得回来!”夏千羽翻白眼,当即策马而去。

    这人真是无赖到底。

    宗亲王对夏将军之心,可谓是司马昭之心,路人皆知。

    所以这事儿对众人而言,早就习以为常了。咱们这位宗亲王有事没事就喜欢往夏国公府跑,跑的次数多了,国公府就再也不需要茶叶了。

    毕竟,国公爷日日喝茶,都要喝吐了。

    霍伯息不太高兴,白姬笑着奉茶,“听说夏将军又去了宗亲王府,说是借兵呢!这不是在打皇上的脸,叫人知道皇上手里无兵吗?”

    杯盏碎裂,霍伯息冷眼看着白姬,“胡言乱语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臣妾该死!”白姬跪地,绝美的脸上漾开凄楚可怜的神色,真是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霍伯息抿唇不语。

    “皇上?”白姬抬头,噙着泪的双眸,流淌着异样微光,“臣妾只是担心皇上,不忍皇上如此苦恼。”她眸中充满了期许,心里是这样深爱着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宠她,让她宠冠六宫,让她一枝独秀,这样的恩宠如同淬了毒的毒药,让人心甘情愿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单纯的想着,这大概就是一个男人深爱一个女人的手段。

    她喜欢他这样的宠着她!

    霍伯息轻轻揽了她入怀,“爱妃之心,朕当然知晓,只不过如今天下动乱,朕不得不考虑倚靠夏家的力量,铲除宗亲王府。”

    白姬点点头,“皇上圣明,自古以来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”

    “他上奏于朕,说是要同夏千羽一道领兵出征戎人,朕唯恐这是个圈套。”霍伯息眉心微皱。

    白姬想了想,“皇上的意思是,宗亲王很可能会趁着这一次出兵戎人的机会,跟戎人联手?”这的确是有可能的事情,“那皇上是否要派监军?”

    “让夏千月去监军。”霍伯息眸光微冷。

    “可夏千月与夏千羽乃是姐妹,若是两人连同一气……”白姬担虑,“皇上可要三思啊!”

    霍伯息攫起她精致的下颚,“爱妃只管放心,朕自有对策。”

    白姬心下细细想着,约莫想出了点名堂。

    皇帝不但要铲除霍廷业,还得铲除夏家。

    夏千羽执掌兵权,如今跟霍廷业走得越来越近,霍廷业甚至于要跟着她一道出征戎人,显然二人的情义已经超乎寻常。若是再不加以制止,恐怕自己养大的狼崽子。终将反咬一口。

    所以,霍伯息必需防范于未然,未雨绸缪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霍伯息冷了眉目,就这么办吧!只要夏家有反意,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铲除夏家。夏国公骁勇善战,在先帝时期就已经声名在外,执掌兵权,如今两个女儿更是巾帼不让须眉。

    所以,身为皇帝的霍伯息要铲除夏家,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功高盖主的臣子,都没有好下场。

    夏千羽是真的没想到皇帝会让夏千月来监军,不免心里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夏千月的心思,夏千羽怎么会不知道。千月一心要嫁给宗亲王霍廷业,而霍廷业一心扑在千羽身上。千羽……又心系帝王,是以兜兜转转的,谁都赢不了。

    不管哪个环节出了问题,都是伤害。

    更让夏千羽没料到的是,霍廷业真的不简单,他跟戎人之间的确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关系。大军开拔以来,夏千羽便感觉到了霍廷业在蠢蠢欲动。为了以防万一,她特意让心腹好生留意着。否则霍廷业若是把他们都出卖了,那对于朝廷对皇帝而言,将会变成致命的打击。

    别看霍廷业平素无赖至极,到了这份上却是格外的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夏千羽愣是没能找到半点把柄,只好继续观察。

    临近边境,大军驻扎。

    此处距离戎人的营地,不过数里,几乎可以遥遥相对。

    戎人大军压境,战事一触即发。

    “将军,那边好像没了动静。”底下探子来报,夏千羽当即起身,“我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旁人去看都不合适,而且这事还没有确定,所以不能打草惊蛇,只能她自己亲自去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她一眼就找到了霍廷业的营帐。

    营帐一片漆黑,显然没有人在里头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夏千羽示意底下人莫要靠近,顾自上前。她倒要看看这霍廷业玩什么花样,便想着进营帐等他。

    营帐内安静得落针可闻,夏千羽进去的时候,里头黑漆漆的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。她想着,这霍廷业此次怎么这样蠢笨?以他的聪明,不可能熄灯等着她来找他的把柄。

    猛然间,她似乎意识到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下一刻,夏千羽撒腿就想往外跑。

    然则,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黑暗中有人拽住了她,快速往屋子里拖。她只能凭着本能反抗,一个漂亮的横扫腿过去,却被人快速扣住了脚踝。对方似乎很是熟悉她的套路,动作也极为灵敏。

    “宗亲王?”她低喝一声。

    玩这样无聊把戏的,除了宗亲王霍廷业还能有谁?

    对方不吭声,直接拽着她往床榻而去。

    夏千羽岂能让他得逞,虽说帐子里太黑,她什么都看不清楚,但……本能的反应还是足够迅速的。可惜她技不如人,桌椅板凳都被踹翻之后。她已经被某人摁在了床榻上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霍廷业!”她很少像现在这样生气,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温热的呼吸就喷薄在她脸上,滚烫的唇瓣直接落在她的唇瓣上。他在快速的侵吞她的呼吸,糯软的唇,让某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她弓起膝盖,某人疾呼,“你这是要谋杀亲夫?”

    “放你的狗屁!”行伍之人自然会爆粗,但她惯来尽守本分,若不是被逼急了,也不会这般粗鲁,“霍廷业,你放开。再不放手,别怪我喊人了!”

    “夏将军岂不闻一句话,山高皇帝远?”他压着她不松手。

    “再不放手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夏千羽急了,毕竟某人此刻如狼似虎,已经开始毛手毛脚的把她的衣服推到了胸前,“来……”

    他堵住她的嘴,不许她喊出声来。

    夏千月冲了进来,“王爷?”

    眼前的一幕,让夏千月骇然僵在当场。身子与身子紧贴,唇与唇相濡。衣衫不整,气息微喘。饶是傻子也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下一刻。夏千月疯似的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夏千羽几欲解释,只可惜百口莫辩,饶是她有一百张嘴,此刻也是说不清楚了。别说是夏千月,不管是谁见到这一幕恐怕都会误会。

    误会她跟霍廷业真的有什么关系,肌肤相亲,宛若露水夫妻。

    夏千羽一个巴掌落在霍廷业的脸上,终于推开了他。

    面色微沉,她狠狠的剜了他一眼,“如今你满意了?这件事很快就会传到皇上的耳朵里,如此便是王爷想要的效果吗?卑鄙无耻的小人!”

    音落,夏千羽拢了拢衣襟。头也不回的离去。

    脸上有些刺辣辣的疼,霍廷业抚了抚自己的面颊,笑得有些酸涩,“于你而言,不管我做什么都是有所图谋的。却不知我此生最大的阴谋,也不过一个夏千羽。”

    不过这丫头下手还真是够狠,一点都不留情,打得他耳蜗都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奈何这是他活该,谁都怨不得。

    夏千月有多喜欢霍廷业,就有多恨夏千羽。

    夏千羽与霍廷业又染的消息很快就传到了皇帝霍伯息的耳朵里,霍伯息的脸色自然不好看,在御书房里头大发雷霆。有些东西即便自己得不到。也不会允许别人得到。

    就算自己不要,也不许别人觊觎。

    夏千羽是真当不知霍伯息竟然存了这样肮脏的想法,她从始至终都不知道,身在行伍只知忠君报国,又哪里想得了别的。

    当京城里头,夏千羽同霍廷业通敌卖国的消息,很快就散播开来。

    霍伯息第一时间让人查封了国公府,夏国公气得当场晕厥过去。自己的女儿是什么样的人,当爹的岂会不知情。女儿是他一手调教的,他当然相信夏千羽的为人。

    此事,定是背后有人。

    只是谁都没想到,此事的元凶就是当今圣上霍伯息。

    消息传回京中。已经跟戎人开始交战的夏千羽便是进退两难的地步。进则家中难保,理当快速回京解释。退则戎人进犯,东璐国百姓会被戎人屠戮。

    身为将军,理当战死沙场。

    可是身为女儿,理当护佑老父周全。

    夏千羽硬着头皮跟戎人交战,可心不在焉又如何能取胜?霍廷业虽然有精锐骑兵,可听得京中传来自己通敌叛国的消息,便下令守城不出,任凭戎人大军在城外叫战。

    “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!”夏千月抿唇,“我替你守着,你回京跟皇上解释吧!”

    “若然戎人攻城,你未必……”夏千羽犹豫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讨厌你。可我不希望国公府受冤,更不希望爹一把年纪还得承受这些。”夏千月冷了眉目,“当然,如果你就此离开远走高飞,我也不怪你。”

    夏千羽深吸一口气,凝眸望着夏千月不语。

    如今似乎也没别的法子,霍伯息应该会听她解释才对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,夏千羽点头,“能不能瞒住宗亲王就看你的了!”夏千月笑得凉凉的,“你放心,我不会背着你爬上宗亲王的床。我可没那么不知廉耻!”

    都这个时候了,夏千羽自然不与她计较。带着几名心腹换上夏千月的衣裳,趁夜离开了军营回京。

    只是她没想到,此行注定……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