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说出来你可能不信_ 20章 少年一事能狂,敢剑指天地君王-

时间:2021-05-27 17:2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何时秋风悲画扇小说说出来你可能不信 20章 少年一事能狂,敢剑指天地君王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扇面村与世隔绝,七八十户三百余人。

    除去大安王朝三十来人,尚有五十来家是孙鳏夫治下黎民,这些年扇面村又被雷劈死了些人,还有那么几个未改嫁寡妇。

    除去王寡妇和周寡妇,还有徐寡妇和杨寡妇,这俩寡妇的男人一个九年前画了一幅丹青被雷劈死,一个六年前大醉醒来说“佛祖慈悲,辩机果有来世矣”被劈死。

    徐寡妇克夫,嫁了两次死了两次老公。

    杨寡妇有些失心疯,偶尔发起疯来六亲不认,平日里也极其邋遢,是以扇面村虽然还有光棍,可也没人愿意娶她。

    如此,能被孙鳏夫选上的便只剩下面容姣好的周寡妇。

    也便罢了。

    只要周寡妇同意。

    但孙鳏夫竟然还想染指那些待嫁的黄花闺女,你一个半截脖子埋进黄土的糟老头子妄图糟蹋黄花大闺女,谁家闺女的父母不心疼?

    扇面村又有那么几个十七八岁未嫁的女子。

    于是这几家人联合起来,男子提菜刀女子扛锄头,和赵二狗为首的大安王朝勋贵们对峙起来,摆明了谁也别动我家闺女的态度。

    吃晚饭时候,听小小说了这些事后,李汝鱼看向吃着花生米喝着小酒的夫子。

    李夫子龇了龇牙,“打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然后瞪了一眼周小小,“知道怎么写诗了么,十天之内,写一首能让我满意的五言诗来,否则今后别说是夫子我的学生,夫子啊还丢不起这个脸。”

    周小小吞了吞舌头,脆生生的答道: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自信的很。

    不过她若是知道夫子真实身份,大概就不会这么自信了。

    大凉王朝那些文人骚客的诗作在夫子眼中都是狗屎,又何况她一个九岁小萝莉写出来的?

    李夫子又看向李汝鱼,“收起你那颗心,村里不会再死人,孙鳏夫此举并不是真的想将黄花大闺女选进他那‘皇宫’,我估摸着他啊……还是惦记着小小她娘。”

    小小张大了嘴,“啊?”

    一脸嫌恶。

    李汝鱼眉头蹙起,一脸冷厉。

    李夫子见状心中一动,眉头舒缓,迟缓而认真的说了一句,“大安王朝的闹剧是时候结束了,我房间里有剑,你若是敢,去拿着杀孙鳏夫吧,若是有本事,连赵二狗也一并杀了。”

    李汝鱼闻言有些泄气。

    杀孙鳏夫,还有赵二狗,有点难……

    夫子又饮酒,眸子里浮起一抹失望。

    李汝鱼终究不是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是自己,哪管他那么多厉害关系,直接提剑去杀了孙鳏夫便是,人生如此,讲究一个洒脱不羁,何必要被繁冗俗条束缚。

    敢不敢杀是一回事,能不能杀,那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   所以李汝鱼干净利落的杀了二混子,自己很欣慰,少年当如此,一事狂,剑指天地君王。

    如今让他去杀孙鳏夫,却瞻前顾后。

    自己一直任由孙寡妇和二混子等人祸害扇面村,就是想着这一天,李汝鱼可以一怒拔剑,剑意冲斗牛,寒光起便有血花绽放……

    李汝鱼看见了夫子眸子里那一抹失望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夫子酩酊。

    和小小伺候夫子睡下后,趁着夜色归家。

    走进院里,却见周婶儿忙前忙后的收拾,小小奇怪的问道:“娘这是干嘛,我们要出远门么,怎的收拾了这许多的过冬衣服,咦~娘,这不是我的胎发么,怎的也翻了出来?”

    周婶儿看见小小归来,一把将她抱在怀里,默默流泪,“小小,娘带你离开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李汝鱼心中一沉,“婶儿,怎么了?”

    周小小回首看了看鱼哥儿,然后抱着周婶儿的脸为她擦拭泪水,乖巧的道:“娘,孙鳏夫他们来欺负你了吗?”

    晚饭时候夫子说孙鳏夫还是惦记着娘。

    现在娘忽然说要带自己离开,肯定是发生了和孙鳏夫有关的事情,才逼得娘不得不带自己离开扇面村,可是自己舍不得。

    舍不得的只是两个人。

    鱼哥儿。

    还有夫子。

    周婶儿的泪水却怎么擦也擦不完,双眸血丝密布,叹了口气,“孙鳏夫和村里人商量好了,不选那些个黄花闺女,让娘去给他当小老婆,娘要是不同意,就把咱家的地收了,饿死我们娘俩。”

    李汝鱼震惊莫名,“村里人都同意了?”

    周婶儿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李汝鱼怒道:“他敢!”

    周婶儿眸子里尽是颓然绝望,“汝鱼,你也和我们一起走吧,婶儿会好好保护你和小小,只要婶儿还活着,就不会让你俩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对这个地方,周寡妇彻底绝望。

    若是不离开,自己成了孙鳏夫小老婆,这种屈辱可以忍受,再等三五年小小长大了呢,孙鳏夫他们会放过小小吗?

    小小虽然才九岁,已是美人胚子。

    若长成,倾国倾城。

    自己不能让小小步自己的后尘。

    只能离开。

    李汝鱼阴沉着脸,人间有正道,世间哪有好人被坏人逼得走投无路的道理,孙鳏夫倒行逆施,该离开甚至该死的是他。

    倏然想起夫子说的话:大安王朝的闹剧是时候结束了。

    那便想想怎么杀了孙鳏夫,他一死,大安王朝便树倒猢狲散,再不能惑乱扇面村。

    李汝鱼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,靠在院内那颗树身上,思绪飞转。

    怎么杀孙鳏夫?

    思来想去却怎么也没有万全之策,赵二狗等人是最大的阻碍,纵然杀了孙鳏夫,自己也可能死在他们手上。

    正思忖间,周小小从房里出来,拉着他胳膊,深邃的大眼睛水汪汪,宛若月色下的清泉淌过青石,干净纯粹,“鱼哥儿,你去给娘说说好不,我不想离开……你和夫子。”

    李汝鱼心中仿佛有闪电劈过,又仿佛是瓷瓶落地。

    倏然间热血沸腾。

    少年一事能狂,敢剑指天地君王。

    既然想不出,那便只管杀!

    心中大定,再无所畏惧。

    轻轻弯腰温柔的抚捧着小小的脸,“小小啊,你给娘说,不急着走,你也要相信鱼哥儿,我不会让你受委屈,谁也不能欺负我家小小。”

    说完起身,“我去找夫子。”

    找夫子。

    借剑。

    杀孙鳏夫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