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夺梦_ 第149章 问答-

时间:2021-05-28 16:4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非天夜翔小说夺梦 第149章 问答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余皓低头,看与周昇的微信聊天框, 除了那几句简单的交谈, 他们就没有再交换过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, 要从我在后山自杀的那天说起。”余皓喃喃道,接着把经过大致告诉了黄霆, 黄霆只是认真地听着,没有打断余皓,眉头微微拧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与周昇在梦里, 第一次认识的经过。”余皓说, “其他的,我想你已经可以推断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黄霆的表情没有丝毫惊讶, 余皓忽然生出一个念头, 朦朦胧胧,理解了周昇在暗地里的某种安排与布置。黄霆并不完全清楚金乌轮与他们的入梦目的,或者说, 他对这件装置有着一定程度上的误解。朝他坦白真相, 有相当的风险,却也开启了另一个可能——也许黄霆在认识了金乌轮真正的力量后,会改变他原先的某些主意。

    果然, 黄霆答道:“和我设想的有一点出入, 但出入不大。”

    余皓:“你原本设想的金乌轮是什么?”

    黄霆没有回答, 余皓在此刻清晰地想起了PPT上第二页研究报告的信息,里面透露了许多他与周昇都没有想过的内容,以他的知识体系暂时无法理解, 只能强行记下,回去再找相关文献对照。

    黄霆:“所以这是一个用来改变他人内心的装置。”

    “确切地说,”余皓答道,“是用来帮助他人,改变内心的装置。我们不直接插手一个人的梦境,而是找到这个梦境的主人,协助他夺回图腾。”

    黄霆不以为意,翻了页,上面现出梁金敏昏迷时躺在病床上的照片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只要你们愿意,也可以进我的梦里来。”黄霆说。

    “轮到我问问题了。”余皓准确地切入了最好的时机,放了个烟|雾|弹,“金乌轮现在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无可奉告。”黄霆答道,“反正不在我手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我们的谈话就不能继续下去了。”余皓预备起身,朝黄霆说,“这不是朋友之间交流的方式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黄霆阻止余皓下床的动作,说,“交给了上级。”

    “哪一位上级?”余皓说,“我记得你有好几位上级。”

    黄霆一笑置之,却还在思考,余皓说:“你们现在打算怎么研究它?”

    黄霆答道:“轮到我。你们是怎么把一个昏迷的人唤醒的?”

    “潜意识。”余皓说,“大致的原理我不清楚,只有周昇懂得。”

    余皓大概描述了下那天在梁金敏梦里的经过,黄霆说:“所以最后你发现了,梁金敏忘掉的监控。我说呢……为什么连她都想不起来的东西,会从你这儿得到提示。”

    黄霆又意味深长地看了余皓一眼,示意余皓问。

    余皓沉吟片刻:“现在金乌轮已经到你们手里了,通过研究,你的疑问都能得到回答,为什么还紧追着我们不放?”

    余皓话里话外,始终在试探黄霆,想知道他是否知道金乌轮调包案里,他们拿走的,依旧是个假货。但通过对黄霆的观察,余皓现在几乎可以肯定,他们还不知道自己拿到的是假的金乌轮。

    “你比我更清楚。”黄霆出神地说,“除了你与周昇,没有人能启动它。”

    余皓:“我不能启动它,只有周昇拥有对它的控制权,让我看下?”

    黄霆说:“不在我手上,不要再试探了。来,下一个问题,你们能通过它,消除人的记忆?”

    黄霆切换下一页,这一页空空如也,但屏幕下挂一个播放器,他点了自动播放,上面是欧启航的一段被催眠录音。果然与余皓先前猜的完全一样,黄霆通过催眠,让欧启航想起了那段失去的记忆,并还原了经过!

    “……最开始,我梦见了周昇和余皓,重现了梦里的那段场景。”欧启航被催眠时的声音带着倦意,“但常识告诉我这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听完整段,黄霆把声音关掉。

    “怎么抹去一个人的记忆?”黄霆说。

    “记忆一直在那里。”余皓想起陈烨凯与周昇的推测,答道,“我们只是暂时封存了它,把梦境里的一部分调动出来,再扔进潜意识里。”

    “去梁金敏潜意识里走了一遭,学到的?”黄霆眉头一抬,朝余皓问。

    “我不清楚,”余皓答道,“这要问周昇。到我。”

    余皓寻思着,忽然从黄霆的话里得到了某种启发,会不会确实是他推测的这样,周昇进入梁金敏的潜意识后,学会了记忆在表层意识与潜意识里互相转化的方法,并找到了某种规律?不对,在更早以前,周昇就提出过,可以通过对陈烨凯记忆的“抹除”,来避免泄密。

    那么这种手法他是不是在以前就曾经用过?用在谁的身上呢?周昇从没告诉过他……为什么?自己不问当然也是个原因,他们之间讨论金乌轮的机会并不多……

    “喂。”黄霆道,“睡着了?”

    余皓:“你为什么只拿走金乌轮,不带走周昇?”

    余皓想证实他们对黄霆的猜测,却得到了另一个答案。

    “不想上级为难你们。”黄霆说,“给出充分自主的选择权,这件装置的力量过于强大,周昇不可能长期持有它,于是我与上级做了一个交易:我负责拿到金乌轮,上交。作为交换,组织放过你俩,不再干扰你们的正常生活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显然没成功,”余皓说,“否则也不会有今天的对话了。”

    黄霆不置可否:“轮到我了,你们一共进入过几个人的梦?”

    “不多。”余皓把黄霆知道的,或他认为他能推断出的,全部告诉了他,也包括傅立群。

    “只有这点?”黄霆不大相信,一瞥余皓。

    “既然不相信,又何必问我?”余皓说,“现在你的上级,对我们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无法回答你。”黄霆说,“你只能相信我,我会尽力保护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余皓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。”黄霆说,“根据你的猜测,会不会在你不知情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却说:“不过这件事也是你帮我们捅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黄霆正色道:“你认为如果我选择了不追查,你们入梦的秘密,就永远不会被发现了?余皓同学,你已经步入社会了,不再是小孩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沉默不语,拿过遥控器,把PPT翻来翻去,停留在他们过往的取证照片上,寻找机会回去前面,看第二页的英文分析报告。

    黄霆道:“那么,我们来解决最后一个问题,时间也不早了,不要乱翻,余皓。”

    余皓便没有再翻,侧头看黄霆,黄霆说:“还是那个问题,周昇会不会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,进入过别人的梦里?”

    余皓答道:“不可能,他要是去别人的梦,一定会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黄霆道:“这是你们的约定?他在事务所的表现相当突出,有些目标的行踪,不是那么容易掌握的。”

    余皓反问道:“事务所是你安排的其中一步对不?他们也知道金乌轮的秘密?还有多少人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多。”黄霆随口道,“具体涉密人员不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余皓:“事务所是秦国栋开的,他和任冲、赵梁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前同事关系。”黄霆起身,说,“我送你回去?小傅到北京了,你不和他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余皓:“???”

    余皓放下手机有一段时间了,赶紧察看,见傅立群给他发了消息没得到回复,又在群里问了声,周昇回答余皓与黄霆在吃饭,陈烨凯便问要不要去他那里住。欧启航则在问要不要去接他,傅立群最后回的是去余皓单位等他。

    傅立群没有他们家钥匙,原本定了明天到北京,没想到却是今晚来了。去年他给余皓邮过快递,余皓留的报社地址,现在金伟诚应该还在报社里值班。

    余皓说:“我去单位接他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黄霆说,“走,过段时间,如果研究没有结果,也许会带你去看看……金乌轮,是这么叫吧?”

    余皓道:“你应该直接找周昇,我也没法开启金乌轮。”

    黄霆答道:“找周昇得到的结论,远远没有和你单独沟通来得简单。如果你想保护他,按这个路线明显最安全。”

    黄霆换了件羽绒风衣,外头已经很冷了,上车时他咳了两声,递给余皓头盔。

    “你要相信,”黄霆说,“最不希望你们遭遇危险的人是我,只希望一切仍然处于可控范围内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个问题。”余皓拿着头盔,朝黄霆问,“你房间的小冰箱里放了什么?”

    化雪的北京一片静谧,冰棱朝下滴着水,暗夜里,黄霆低头戴手套,跨在摩托车上,没有看余皓。余皓提着头盔,就像雕塑一般站在路边。

    “你成长了,余皓。”黄霆戴上手套,抬头看余皓,说,“我还记得与小君,和你们一起喝咖啡的那天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药吗?”余皓说,“针剂?黄霆,你的身体要不要紧?”

    “上车。”黄霆道。

    摩托车开进了华灯初上的市区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余皓在等红灯时说。

    黄霆侧头看着余皓,余皓不解道:“这是你的专案么?”

    黄霆一点头。

    余皓:“从你身上开始的?我是说,因为你提出了这件案子。”

    黄霆略一回忆,摇摇头。

    余皓:“致力于查清这些细节,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么?”

    “真相。”黄霆沉声道,“我想知道真相,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理解。”余皓在某个意义上,明白了黄霆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坏人。”最后,余皓在报社外朝黄霆说。

    “‘不是坏人’和‘好人’之间还是有区别的。”黄霆说完这句,扶正头盔,道:“走了!替我朝小傅问声好。”

    发动机响,黄霆驰上大路,离开。

    余皓马上打开背包,抽出笔记本电脑,三步并作两步,进了办公室,金伟诚果然在值班,与傅立群一人一瓶小支二锅头,对着暖炉聊天喝酒。

    傅立群刚起身,余皓马上说:“再给我半小时,你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余皓快速坐到桌前,打开笔记本,关了WIFI,从抽屉里找出网线转接头,上网,打开文献库开始搜索。他不想在家里上网查与金乌轮相关的资料,恐怕网络被监控。同时拿过一张便利贴,拆笔,写下第一个关键词“集体潜意识的互通”,开始搜索。

    这是那份PPT第二页里,英文研究报告的关键词之一。

    耳畔传来金伟诚与傅立群的对话,网页上弹出了文献内容。余皓在大学时学过荣格心理学,阴影、人格面具、阿尼玛与阿尼玛斯……都是学过的内容。其中的“自性”,余皓在毕业论文开题报告里还特地作为关键词,做了文献检索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的责任很重。”金伟诚朝傅立群说,“男人就是这么过日子,社会对女性苛刻,对男性也一样苛刻。承担责任,还不能说,没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傅立群喝了点酒,说:“后来呢?”

    “火葬。”金伟诚答道,“只能火葬。现在想起来,如果当初我没点头,她就不会想怀孕……”

    余皓抬眼看了金伟诚与傅立群一眼,凭记忆写下第二段。

    傅立群看了眼外头,说:“又下雪了,余皓你冷不?”

    “不冷。”余皓说,“我要回避吗?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金伟诚说。

    在这个小雪飘飞的夜晚,金伟诚与傅立群在暖炉前喝着酒,余皓十分诧异,这夜是金伟诚与傅立群第一次见面,居然会聊起过去来了。

    他一边查文献,一边从他们断断续续的交谈里推断出了一个大概——当年金伟诚是为数不多的大学生,在那个以工人职业为荣的年代,于一家制钢厂负责数控,娶了漂亮的妻子,还打得一手好篮球,也算是小小世界里的风云人物。

    他有一个很可爱的女儿,还拿出照片给傅立群看,话语里都是对她的自豪。但只有一个孩子,总觉得似乎少了什么,一次妻子意外怀孕,想把第二胎生下来。当年计划生育管得非常严,金伟诚考虑了很久,最后鬼使神差地点了头。

    这个决定,令他们后来的生活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剧变。爱人回乡下躲着准备生小孩,但就在怀孕八个月时,被计生办带走,打了流产针。流产后大出血,死了。金伟诚也失去了工作,女儿因为母亲的死怨恨父亲,在外婆家住着。

    “你有多少雄心壮志,”金伟诚又唏嘘道,“年轻的时候想当叱咤风云的大人物,这些理想、这些目标,都随着你的第一个孩子出生,会变得不一样。你的生活里,孩子会成为你的新的未来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傅立群沉默不语,金伟诚说:“所以当爹的,有时候也不容易,你要明白你的岳父。他那么做,是因为他的情感不会表达,在东方文化体系里,男人尤其是父亲,总是戴着面具,时刻提醒自己‘我是当爹的人’。”

    余皓问:“那金老师的女儿呢?”

    “出国留学了。”金伟诚说,“再给她存点钱当嫁妆,我就不跑了,当调查记者也累,比不上你们小年轻。”

    傅立群说:“其实很多时候,为人子女,也希望与父母亲多沟通,能好好坐下来,说说话,也是不错的吧。”

    余皓把文献与论文挨个点了下载,金伟诚答道:“放不下。心里隔着那堵墙,我也放不下,她也放不下,就这样吧,这事儿不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,走得远了,就像佛家说的,说不定哪天就顿悟了。”

    余皓合上电脑,在这静谧的雪夜里,不知道为什么,他记得最清楚的,是摩托车上黄霆的后背。周昇骑车带过他,黄霆也带过他,与周昇在一起的感觉是怦然心动与恋爱,但在黄霆的摩托车后座上,却令他感受更直接,更有冲击力。

    那是什么情绪呢?就像金伟诚拿着二锅头的酒瓶,凑到唇边,看着窗外的雪的一刻。

    是很深、很深的寂寞,是把每一个人从喧嚣的环境里抽离出来,抽离于整个宏大世界的寂寞,这一刻他们置身于世界中,却又游离于世界之外,无数景象与声音刹那就变得遥远了,天地之间,只有孤零零的个体,就像无边无际的大海里,一艘永远也靠不了岸的小船。

    漫天繁星都隐没了,太阳也迟迟未曾升起,余皓又想起那个夏季结束前,欧启航与他并肩坐在学校的长椅上,笑着说的话。

    黄霆转过一个十字路口,面前停下一辆SUV。他回头看,背后也出现了一辆越野车,两辆车堵在路的两头,车上下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东西已经上交了。”黄霆答道,“找我也没有用,赵老师还是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紧。”赵梁说,“今天要不是你约见了余皓,我也不会特地过来一趟。谁先按捺不住动手,谁就输了,记得当时你是怎么说的不?”

    黄霆拧了几下摩托手柄,发出“嗡嗡”的空转声。

    赵梁说:“虽然离开调查组了,实力还是有一点的。小黄,不要做傻事。”

    黄霆透过摩托头盔,从倒后镜中观察背后的车辆,赵梁说:“就问几句话,你是任兄的得意门生,总不至于把你扣着。也有一些东西想给你看看。”

    黄霆最终放弃了搏斗的打算,摘下头盔下车,SUV前马上有人过来,把他的车骑走,赵梁示意黄霆先上车,司机把车开走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